1. 首頁
                          2. 資訊
                          3. 企業
                          4. ?一汽與新勢力:隱患漸生

                          ?一汽與新勢力:隱患漸生

                          NE時代

                          近日,有傳言稱,山東低速電動車企業寶雅新能源有望以18億~20億(人民幣)收購一汽吉林80%股權。

                          據天眼查顯示,被傳出收購一汽吉林的寶雅新能源成立于2009年,主要產品涵蓋新能源類電動車、特種電動車、電動摩托車、電動自行車4個系列30余種產品。

                          一汽吉林從2009年轉型做商用車和乘用車型之后,在2016年推出新能源乘用車森雅R7,而在2019年2月一汽吉林生產一輛森雅R7之后,已無量產消息了。

                          從此前與博郡汽車、清行汽車和新特汽車合作,一汽吉林這次被傳出與寶雅新能源牽手,一方面是為了充分使用其閑置產能,另一方面則是一汽集團為了整合現有資源,加速推進國企化改革。

                          從2018年一汽集團宣布將無償將旗下兩家上市公司股權劃歸到一汽投資開始,一汽集團混改的步伐就已經邁開了。一汽投資成立于2018年3月28日,其單一股東為一汽集團,主營業務為投資及投資管理。

                          一汽吉林旗下的森雅已經被歸于大奔騰事業部,來解決它與原奔騰之間的同業競爭問題。雖無車可造,但它的生產資質引得造車新勢力的垂涎。例如一汽吉林就與清行汽車、博郡汽車簽署代工協議。

                          此番寶雅新能源欲收購一汽吉林的股權,讓人聯想到“雷丁汽車收購野馬”。同起源于山東,從事低速電動車,寶雅采取與雷丁相似的措施,收購傳統車企來試圖進入電動乘用車市場。一汽吉林在一汽改革過程中,從為他人代工到股權被收購,詮釋出落寞傳統車企的走向。

                          另一方面,傳統車企與造車新勢力之間的關系從過往的勢不兩立轉變為攜手共進。在這個產業轉型的時代中,他們的合作已經不再是新聞。相比于其他傳統車企,一汽對造車新勢力的心態更為開放,幫助不少造車新勢力邁出生產、銷售的關鍵一步。一汽也從后者身上學習,完善旗下電動汽車的產品陣容。

                          但他們之間的關系正在接受現實的考驗。

                          與新勢力打得火熱的一汽轎車

                          “主動擁抱造車新勢力,也充分展現出徐董事長踐行轉型新思路、深化一汽改革的決心”。

                          作為上市公司一汽轎車旗下車型,目前在產的只有奔騰X40 EV,2019年上半年該款型的新能源車量產491輛。

                          對于2017年上市的奔騰B30 EV,從最近動作頻繁的一汽轎車來看,未來可能會在原先版本上做部分升級。

                          電池方面,桑頓新能源此前與一汽轎車達成戰略合作,三年期間提供15萬套電池系統。桑頓新能源在乘用車方面主要開發三元軟包電池,在新型動力電池技術路線上,未來將加大力度開發以全固態電池和鋰硫電池為核心的高能量高安全的電池。

                          一汽轎車稱,該電池系統將供旗下奔騰B30新能源車使用。這就意味著奔騰B30在經歷2017年上市,2018量產511輛,2019年無量產的情況下將會迎來一次升級。此前,該款車工信部純電續航里程為205km。

                          如果奔騰B30能搭載桑頓新能源的三元軟包電池,不僅能在續航里程和安全性上得到提升,一汽轎車還可以借此批量購買降低成本。

                          在汽車外型設計上,一汽轎車此前與新特汽車簽署了《電動車項目合作生產框架協議》,新特汽車此后又與意大利意柯那設計集團ICONA合作,新特汽車設計助力。

                          另外,一汽轎車與云度新能源簽訂合作協議,雙方將共同研制開發新能源乘用車,并計劃于今年投放市場。據了解,他們合作研制的新車將借助一汽轎車生產體系,進行差異化零部件開發,通過云度自身資質和銷售渠道進行銷售。

                          作為政府超73%持股的云度新能源,背后還有福建省汽車工業集團技術和平臺加持,一汽轎車聯合云度,對于“三電”技術的合作發展及自身轉型,甚至可以通過代工來消耗閑置產能,都有一定的幫助。

                          被寄予厚望的紅旗

                          從高端品牌紅旗來看,徐留平對紅旗今年的目標是3萬5千輛。

                          目前來看,一汽紅旗旗下兩款車型:紅旗H7 PHEV和紅旗E-HS 3 EV。

                          紅旗H7 PHEV在2018年有273輛的產量,2019年上半年已經沒有產量了,目前市面上也已經停售了。所以該款車型又銷聲匿跡。上市之初,它就采取不公開發售的方式,所以市面上鮮少有關于這款車的消息。

                          紅旗E-HS 3 EV,是紅旗旗下首款純電動汽車。從NE時代統計的產量來看,紅旗E-HS 3 EV在2019年上半年產量為5166輛。如果要在今年推廣3萬5千輛新能源車,紅旗下半年勢必要擴大產量了,未來也將是紅旗主推車型了。

                          此前一汽集團投資的智能豪華電動車企業拜騰,曾簽署協議稱,未來紅旗純電動汽車可能還會借用拜騰的平臺,所以在車輛升級上,一汽會依靠拜騰的技術平臺。

                          而且,拜騰對外表示,南京生產基地不僅投產其首款車M-Byte,還有一款紅旗車型。

                          從資本到技術,到共線生產,紅旗、拜騰正在深度合作。

                          合作不在多,在“靠譜”

                          從整體情況來看,一汽旗下新能源車型目前的問題是混動車只有一款,而且現有的純電動車型并未實現此前徐留平計劃的從A0級到D級的全覆蓋,缺少更高級別的車來支撐。

                          今年業內頻頻爆出傳統車企與造車新勢力之間的合作、合資。一汽,無疑是其中曝光量最多的傳統車企。寶雅、云度、博郡、清行、新特、拜騰……他們與一汽旗下品牌存在競爭,但現在更多的是合作。一汽在混改過程中能夠發揮閑置產能的作用,同時利用雙方的優勢補充完善自身的新能源產品陣容。

                          但是此前拜騰被爆出資金鏈緊張,體驗店擴張受影響,量產車也因為資質不全等問題還需等工信部驗收等等問題。云度被傳裁員,博郡汽車與一汽夏利成立合資公司,曲線拿下生產資質,但仍面臨量產困局,新特汽車被曝出停工……

                          新勢力的困境,考驗著一汽與它的合作、合資關系。

                          現今車市境況讓人唏噓,傳統車企尚無法獨善其身,缺錢缺量的造車新勢力受到的沖擊更為嚴重。此時,一次“靠譜”的合作就顯得尤為重要。希望在這場合作中,合作雙方都能不負彼此,在車市窘境中能夠繼續相互扶持。

                          來源:NE時代

                          本文地址:http://www.b5175.com/news/qiye/96397

                          返回第一電動網首頁 >

                          收藏
                          60
                          • 分享到:
                          發表評論
                          相關內容
                          新聞推薦


                          第三方登錄
                          小程序

                          反饋和建議 在線回復

                          您的詢價信息
                          已經成功提交我們稍后會聯系您進行報價!

                          第一電動網
                          Hello world!
                          最新好看good神马伦理午夜影视